只想做你的小奶猫

“沈意!”

他加快了脚步冲了过去,蹲在她身边,二话不说,便往她叫上的伤口俯身下去。

沈意还有点仅存的意识,感觉到唐允在吸她伤口处的毒血。

她想阻止他,告诉他那是剧毒,可连发一个字都很艰难。

“别……别……”

她的眼皮,越来越沉,唐允吸了一些毒血之后,紧张地将沈意抱起。

看着她毫无血色的唇和那双黯淡无光的无助眼神,心疼得有些发疯。

“小意,没事了,没事了,别怕……”

可他并不清楚,此时,他甚至比沈意更害怕。

就是抱着沈意的时候,他的浑身都颤抖得很厉害。

此时的沈意,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紧紧地抓着唐允的手,咬着牙关,说出了最后那几个字,“百……百步金钱豹。”

说完蛇的名字,她便昏厥了过去。

李妍等待着冬日暖阳

因为她体内的凝血因子消耗得太快,沈意的血还在不停地流,根本止不住。

唐允几乎是从丛林里冲出来的,刚好碰上了也往他们这边走过来的唐景琛。

看到沈意浑身是血地被唐允抱在怀中冲出来,唐景琛也是吓了一跳。

“四叔,沈意她怎么了?”

“滚开!”

唐允几乎是吼出来的,脚下片刻未停,直接往他们在岛上的那间别墅冲了进去。

“老四,小意她怎么了?”

屋内所有人都被沈意那模样给吓到了,还有唐允的脸色,也是他们从未见过的惊慌失措。

“快把卢氏蝰血清拿过来!”

他对着在场的人,随便吼了一声,便立即有人走去冰箱,取来了蛇毒血清。

“少爷……”

唐允一把将血清夺了过来,双手颤抖地拿过针筒,往沈意的身上扎了下去。

希望还来得及!

不,一定来得及!

沈意,我们之间才刚重逢,你别想又像四年前那样,在我眼前消失。

唐允的双眸,充满了猩红的血丝,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沈意,那种缠绕着他身心的恐惧感,始终没有散去。

在场的人,包括唐家二老在内,除了被沈意的情况吓到之外,还被唐允这从未见过的慌乱给吓到了。

自己这个一向不易表露情绪的小儿子,就是当年单枪匹马闯入沙漠救副总统和空军司令的时候,都没见他皱一下眉头,更没有表现出这种惊恐到近乎崩溃的模样。

这孩子不会是……

夫妻二人颇有默契地对视了一眼,目光,朝床上昏迷不醒,情况堪忧的沈意看了过去。

沈意的脸色稍稍有些好转,唐允的情绪才逐渐平复下来,对管家道:“把听诊器拿过来。”

“好的,少爷。”

管家也是被唐允刚才那可怕的模样给吓得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少爷刚才的模样,真的太可怕了,从来没有发现,一向寡淡温润的四少爷,竟然也有这么疯狂的一面。

“少爷,听诊器拿来了。”

唐允拽过杨叔手中的听诊器,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这样,才能让自己判断准确。

沈意的情况暂时稳定下来了,唐允的脸色才逐渐有了些许好转。

好一会儿,寂静的客厅里,才重新响起了声音。

“老四,小意她没事了吧?”

“暂时没事了,她被圆斑蝰咬了,两个小时后还要注射一次血清,再观察一段时间。”

唐允虽然在回答老太太的问题,而目光却始终停在沈意依然苍白的脸蛋上。

沈意的伤口,在他给沈意注射的时候,已经被包扎好了,血清进去之后,伤口处的血,也逐渐凝固了。

zara看着沈意那模样,心里有些内疚。

要不是她把果果给弄丢了,沈医生也不会为了帮她一起去找果果而被毒蛇咬伤了。

老天保佑,沈医生可千万不要有什么事。

“那今晚大家先在岛上住一晚吧。”

老爷子下决定道。

好好的一次全家出游,遇到下雨不说,又差点丢了果果,这会儿,小意差点连命都没了。

哎。

“爸,妈,你们也累了,先上楼休息吧。”

唐允再一次开口了,紧跟着,便俯下身,直接将昏迷中的沈意抱起,往楼上走去。

“四叔。”

一直没有出声的唐景琛,在憋了大半个小时后,终于忍不了了。

四叔这是什么意思?

沈意是他的未婚妻,四叔为什么比他还要积极?

唐景琛看着唐允的背影,眉头倏然一拧,这是第一次,他的心里头多了几许危机感。

拳头微握,他有些莫名的恼火,唐允抱着沈意停下脚步,却没有回过头来,“有事?”

唐允的声音很轻很淡,即使是面对自己的亲侄子,也没有任何作为长辈过于亲切的样子。

他一向是这样寡淡疏冷的情绪,从未因为任何一件事而有半点情绪波动,所以刚才抱着沈意进门时那近乎疯狂的模样,才严严实实地吓了大家一大跳。

唐景琛松开了微握的拳头,提步走到唐允面前,道:“谢谢你刚才救了我未婚妻,现在可以把她交给我了。”

他伸手,欲将沈意从唐允的手中接过来,称呼沈意的时候,刻意强调了“未婚妻”这个身份,似是明里暗里跟唐允宣示着自己的所有权一般。

唐允看着唐景琛,眼眸加深了几许,半晌,一言不发。

两人看上去表面上十分和谐,可心底却是在暗自较劲,虽然谁都没有表现得太明显,可这客厅里的气氛,却莫名得静得令人压抑。

唐家二老相互对视了一眼,一个是宝贝儿子,一个是宝贝孙子,要是为了一个女孩子起争执,他们真不知道该帮谁了。

这老四怎么回事,明知道小意是景琛的未婚妻,怎么还……

片刻之后,唐允抱着沈意的手,也没有松开,只是看着唐景琛,轻启薄唇,语气淡得犹如一阵清风,可说出来的话,却扎扎实实地打在了唐景琛的脸上。

“不了,我不放心把她交给别人。”

这么赤果果挑事的回答,让唐景琛的脸,顿时沉了下来,就是客厅里其他几个人的脸色,都有些微变。

一个叔叔,对着自己的侄子说,放不下自己的未来侄媳妇,这听上去……确实有些不太妥当吧。

“四叔,沈意是我的未婚妻,你说这话有些欠妥吧?”

唐景琛压着眼底迸射出来的火光,握紧的拳头上,青筋凸得十分明显,看着唐允的眼神,也变得凌厉了许多。

“是吗?”

唐允冷笑了一声,看似寡淡的眸子里,淌出了几分冷笑的嘲弄,“跟她妹妹上床的时候,你怎么没觉得不妥?”只想做你的小奶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