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面向全球华人

洛杰布的话,让整片大厅都安静的不像话!

凌冽忽然也不动筷子了。

他是吃过晚餐的,再要一碗,不过是跟洛杰布赌气,也是想要尝尝小丫头的手艺。

眼看着这碗香气四溢的面,脑海中掠过昨日在医院里的时候,他与母亲就那样遥遥相望的画面,心忽地一下变软。

看着她,他轻笑:“找个保温桶来,把我这碗给她吧。”

“不不不,你吃你的,拿我的就行了。”

“你吃你的,我跟我未婚妻说话你不要插嘴!”

“我也是跟我未来儿媳妇说话!你吃你的,用我这碗就行!”

“你晚饭都没吃,还跟我逞强?”

“我饿一顿没关系!”

“你闭嘴!”

“我、、”

女孩貌美如花续写毕业完结篇

凌冽一喝,洛杰布当即闭嘴。

不过,氛围安静了不少之后,他有些惊讶地发现:“你,是在关心我没吃过晚餐吗?”

这孩子是在担心他的身体吗?

凌冽没有开口,只是丢给他一个看白痴一样的眼神,对着慕天星道:“小乖,去,那个保温桶。”

慕天星无语了。

站起身,对他俩道:“做碗面又不难,你们这是何必,各吃各的吧,我再去煮一碗给你们外带就是了。让月牙夫人那样高贵优雅的女人,吃你们两个男人的口水,你们是怎么想的?”

凌冽:“、、小乖辛苦了。”

洛杰布:“慕小姐辛苦。”

就在慕天星快要进厨房的时候,凌冽忽而想起什么,又道了一句:“小乖!再多做一碗端出来!”

洛杰布没听明白,慕天星却是笑了。

这个大叔啊,毒舌的很,却也是嘴硬心软。

这样的男人,将来要是真的做了皇帝,一定会很体贴老百姓的!

“知道啦!诺一大人也没吃嘛!很快很快啦!”

小丫头没有回头,一边走,一边笑,冲着身后摆摆手,那副欢快愉悦的样子,像极了一缕阳光,温暖的很。

洛杰布微微一笑,拿起筷子继续吃。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

关于慕天星呈上来的六七分小菜,洛杰布下筷子夹了一个酱黄瓜,尝了尝,又下了第二筷子。

凌冽程没有吃小菜。

两人将碗里的吃的一滴汤都不剩,各自擦嘴,坐着,谁也不理谁。

小丫头很快又出来了,她看着这对父子的气氛似乎比之前更好了些,微微一笑,递上两只保温桶,道:“陛下,面在这里了。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洛杰布深吸一口气,又深深地看了眼自家儿子。

站起身的一瞬,他道:“小冽,我一定很快让你心甘情愿地跟我回去,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吧!”

凌冽没说话。

洛杰布往门口而去,慕天星推着凌冽不远不近地跟着。

凌冽的表情是哀怨的,因为这么一来,看起来就跟他在送洛杰布一样。

但是慕天星小眼神一瞪,他立马就乖了。

“诺一大人!”

慕天星唤了一声。

诺一当即从房里走了出来,看见他们,彬彬有礼地唤着:“四少,慕小姐!”

他一看洛杰布手里提着的,微微惊讶,却又很欢喜地上前接过了两只保温桶。

洛杰布转身,临走前,对着慕天星道:“慕小姐,谢谢你让他幸福。”

慕天星微愣,又笑了笑:“陛下,以后有机会,多来玩玩吧!”

洛杰布笑着点头:“好!”

“陛下晚安!”

“晚安!”

慕天星打开房门,目送诺一跟洛杰布出门。

她故意侧开了身子,让凌冽可以清楚地看见他们于夜色下悄然离开的身影。

当那辆黑色的加长款宾利彻底消失在院子里,慕天星这才关上了房门。

她走过去,低头一看,憨子还在那里老实巴交地趴着呢!

曲诗文他们都出来了,一脸担心地看着凌冽。

慕天星却是笑了笑,摇摇手,对他们表示道:“没事了没事了!我们上去看电视去了,你们自便吧!”

“四少,慕小姐,晚安!”

“四少,慕小姐,晚安!”

慕天星推着凌冽从电梯回到了二楼的套房里。

她坐在床边,与他面对面,双手放在他的双腿上,很认真地道:“顺其自然就好,不要去想太多。过去得不到的,眨眼间,不过一天,母亲也见到了,父亲也见到了,这就是好事情。”

凌冽看着她,半天不语。

她以为他生气了,嘟着嘴:“我是这里的女主人啊,公公第一次上门,我总不能让他闭门羹吧?上次我爸妈来了,你虽然生气,却也给他们送了三明治跟牛奶呢!我公公可是陛下,自然不能相提并论,所以我让他们进来,给他煮碗面,也不过分啊,他晚饭都没吃诶,就眼巴巴来看你,你不感动?”

凌冽依旧看着她,不语。

慕天星捧着他的脸,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道:“乖啦,我也是为你好!难道你看不出来吗,你爸爸的苦,不比你妈妈的少。一直不知道,知道了才发现过去那么多年什么都没做过,这样的感觉,好残忍,我都于心不忍!”

见她瞳孔隐隐泛有泪光,凌冽这才拉住她的手,道:“我发现,我好像爱对了人,也娶对了老婆!”

她面颊一红,忽而想起什么,惊讶地喊了一句:“啊!”

“怎么了?”

他紧张地捧起她的脸,这里看看,那里看看,怕她不舒服。

她却万分抱歉地开口,道:“刚才在厨房,怕你们等的急,所以煮面很赶时间,我忘记洗手了!之前,我抱着憨子的!”

凌冽:“、、”

一阵恶心的感觉从心底涌上来,但是子啊察觉到小丫头瞳孔中一闪而逝的狡黠后,他便安定了。

真是个小活宝!

“我想洗澡。你刚才跟他们说,让他们晚安,现在估计他们都睡了,你帮我洗!”

他一口气说完,然后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慕天星的脸都绿了:“我帮你洗?”

他点头,似乎很认真地看着她:“早晚的事,不是吗?”

他腿脚不好,他们是要相濡以沫一辈子的夫妻,帮他洗澡,是她分内的责任。

慕天星的瞳孔闪过一丝了然,也不挣扎了,点点头:“好!我帮你洗!”

2021年6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