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香蕉app永久地址

() “先生,你的推理看的太多了。”她说,“而我也并不想和你玩什么小孩子的推理游戏。”

“那就不玩吧,”源笑着说。他往座椅上靠着,闭着眼睛休息了起来,说,“你也看了一个多小时书了,不如像我这样靠着,让眼睛休息一会?”

“没那个必要。”她的眼睛看着手中合上的书本,说。

“为何没那个必要……”源睁开眼睛问,他轻轻的说:“……眼睛看这么久的书不会觉得酸(累)吗?”

源换来的是她的一句:“和你说话倒是让我的舌头有点儿酸(累)。”

“噢……小姐你可真幽默。”

“我像在开玩笑么。我可是认真的说。”

“那……我?”源看着她,一时语塞。

她把书放在桌子上,用手朝右推给了源,说道:“那就听你的,我闭上眼睛休息一会,你一开始不是说想看么,那就给你看吧,你就乖乖看书别再和我说话了,挺烦人的。”

“啊,那个”

“安静。”

“我是想说如果放任皮肤继续这样受颜料影响下去的话,真的好吗?”

80后mm的开心婚纱照

“好烦。虽然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总之是吵到我休息了。”

“呐,我的艾琳艾德勒小姐,你不喜欢自己的脸吗?”

“……”

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了源一眼,随即便闭上眼睛,选择了继续的沉默下去不应答。

“为什么要讨厌自己的脸,因为赐予这张的人让自己觉得讨厌吗?哦!我是不是侥幸猜对了?”源说。

“你很烦人。”她漠然地回应道,语气不怒也不恼。

“你有一个像李尔王一样的家人,但你却不想做(学)考狄利娅,是么?”源的语气很轻柔,但是却有些稍显急促了。刚才这句话的语速应该稍缓一点的,我太着急了。他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在心里反省,并对自己说。

源的目光看向身旁的她,她的脸上依然没有喜怒,她略感无奈的轻轻叹了一口气,说到:“今天真是算我倒霉。”

“显然是因为遇见了我?”

“不然呢?”

“当然。只不过小姐说的这倒霉二字,颇有夸张之嫌哦。”

“去和她换回来吧。我实在无法忍受一个笑的像傻子一样的男人一直在旁边烦我。这让我很尴尬。”她说。

“与其和一个浑身香水味的同性坐在一起没话说,倒不如跟我这样的坏男人发发小脾气?”

源微笑地看着她,他知道该怎么对付像她这样难对付的冰山美人。有耐心有恒心有诚心,长得帅有内涵有修养,外加死皮赖脸,这就是最好的方法。

没有女人可以抵抗这样的男人吧?

源本是这样想的,可是今天却好像遇到了例外。

只见她偏过头,蹙眉冷视,淡淡的说道:“我没什么脾气好对你这种花花公子可发;并且我对像你这种所谓的坏男人一点也不感冒,如果因为我和那个家伙是同伴就把我和她视作同一类女人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我只送给你一句话:请自重!”

如此看来,显然之前她之所以会对源开口提问只不过是一时的情绪波动,并且可以被视作一种自言自语。总的说就是源自己自作多情了。

实则不然,要知道源可不是一个大笨蛋呢。一个女人如果真的厌恶你的话,她只要一直沉默着无视你就好了,何必一直跟你废话呢。

“花花公子,我是吗?”源说。

他一副笑的很开心样子,笑颜之间充满了阳光般的暖意,叫人想生气都不知道如何发作。接着又说,“我从来也不会给任何人贴标签,更不会将人归以类化;因为在我心中一直相信,这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这就是我所认为的人格独一。所以,你说我把你和她视作一类,这是对我的……一种天大的误会啊。”

看她一句话也不说,源便接着往下说:

“我刚才提到人格独一。而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每个人都是上天所创造出的独一无二的杰作、具有独一性,也具有大众性;而大众标签之下的,就是独一的真我。那是一个大的圈子和团体里分化出的无数个小圈子、而在这个小圈子中又有无数个更小的圈子,直到把原本符号标签着凡人、男人、女人、以及各种符号标签都去掉之后的,那个剩下的我那个就是每个人的独一性,在我心中每个人都是独特的,天下无双的。因为我相信每个人的种族、地域、性别、年龄、性格、经历等等的差异都会导致看似相似度很高的两个人本质上甚至更深层的灵魂上的差异。就像此刻坐在我身旁的你,也许这个世界会有一个像你一样优秀的人出现,不过既然世界上每个人都是独一的,那么你,当然也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人。不管在今后这个世界,会有一个怎样优秀的,

哪怕她与你很像,相貌、声音,甚至是性格。但她不会是你,因为你,永远独一无二,无法替代。”

换作别的女人,被一个第一次见面陌生人这样子烦的话早该用水泼那个人的脸或者是叫乘务人员来了。真不知道是这个人长得帅,还是她脾气好。

“哦,说完了?”听完了眼前这个男人的长篇大论,她明显显得有些精神疲惫了,“唉~真是听的我有些发困呢。”她歪着头,靠着窗,微闭着双眼。那张之前流过泪而残带着泪痕的侧颜叫人十分怜爱。她说:“说完了就,真的别再烦我了,都容忍你一次性说了这么多了,也该知趣了吧?”

源没有低头看桌上的书,而是把目光投向了车窗外的世界:“此刻窗外的风景,更比书页中的点墨要值得人去珍惜呢。”

她双手抱着胳膊,歪着头靠着车窗,冷的一笑说到,“呵……话说这人一旦不要脸起来就是厉害哈?”

“哈……”源尴尬的笑了笑。

她闭着眼睛,像是在养神。

源本以为她不会再理自己了……可是忽然她却笑意吟吟的说道:

“我知道你们东瀛人的规矩,我要是无视你,那就是我失礼。行,我给你五分钟,想说什么你趁着这五分钟一股脑的说出来。过了这五分钟,你要是还烦我,那么到时候失礼的就是你了。”她睁开眼睛,望着源,就源刚才话回应到“凡世俗景,也会比文学的第二世界更值得珍惜么?”

源何尝不知她这是在“试”自己,倘若答错一句话不合心意,这天就怕是再聊不下去了。

是迎合,还是……

在世界沉默了数秒后,源知道,自己该做出选择了

源心定说词,回答到:

“因为对我来说,书还有大把机会可以看。而窗外的景色,却是转瞬即逝,不停变换的。其实我想……”他的唇角微微上扬,那是一张洋溢着青春的脸孔,他的眼中更是显出水波荡漾的泪光,清澈见底。对于寻常的少女,稍有不觉,便已被他轻轻地撩动心弦,荡起万般涟漪。他手握半拳,轻轻抵着嘴唇,发出了一声沁心可人的笑,接着说到:“我想可能是书我已经能倒背如流了,所以才会更去在意一些新的事物吧。”

“说的真好听,”她面无表情的说。她用手指在窗沿上抹下一抹淡淡的尘灰,一边轻轻在食指和拇指之间揉搓着,一边说,“其实说白了不就是喜新厌旧么。”

“我……”

源刚要开口,便被她即刻打断了

“厌之华绸,喜之麻衣;所谓此刻的美景不过是来日的尘灰罢了,有什么值得好喜欢的。少说点废话来烦我,多花点功夫去看书不是更好么。”

“书看多了对眼睛不好。”

“你有看么就看多了。”

“你看的时候我可是一直在旁边陪着(看)。再说,哪有人像你这么丧的啊要我说啊你就是太悲观了,有时间多出门旅行什么的去高山流水之间的大自然里放松放松心情就好了。对了,你坐车是到哪去?”

“意见发表完了么,呵,我去哪干你什么事?”

“等等,让我先猜猜看……是东京吗!东京哪里?”

“大侦探何不自己接着猜呢。”她朝窗外看了一会,转而又冷冷的瞥了源一眼。

“小姐有一双美丽动人的眼睛,透过它,我能够猜到一些你的想法。”源说。“可若是你愿意自己告诉我答案,我又何必废功夫去瞎猜呢。”

她转过头看着源,心中中多了几分好奇。可是在她的表情上她却很自然隐藏起了这份好奇,眼神里带着厌恶,故意的咬了一下牙说,“愚蠢却自作聪明的人……是最令我生厌的了。”

“哈哈哈哈,小姐真爱开玩笑。”源轻轻一笑,用那双散发着宠溺目光的撩人的双眼看着她,嘴角带着笑,却十分认真的说道:“我自认说谎无数,同时自然也不怕说谎。可是……却从来不敢对女人说谎。”

与此同时,她的目光却冷漠看向别方,似不感兴于源的此番蜜语般的说辞。源心想这次算是遇到对手,这个女人可真算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若想打开她的心扉,再从其中套出些什么话的话,实在得花费一些功夫了。

源沉默了片刻,才又开口道,“初次相识,我并不了解你,不知道说什么话你才爱听,更不知道如何才能讨你欢心……或许,恰也是因为初次相识,我们才恰好能够更好的认识对方,小姐你说呢?”

“我说?”说着,她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半朦胧着一双眼,懒洋洋的说:“要我说……那就是没什么好说。”

“如果小姐愿意和我做一些其他的事情的话,我们不说话也是可以的。”

“为什么?我为什么,哦不,应该说我凭什么!我凭什么要迁就你要怎样就怎样??我警告你不要再烦我!”

她看起来已经很不耐烦了。

“!”源像是发现了什么很了不起的东西一样,“你看你看,窗外那是什么?”源站起身,睁大着眼睛看着窗外,而那个女子,她却像看傻子一样瞥了源一样。源看着窗外,像个孩子一样开心的笑了起来。

源笑着坐了下来,看了看一旁不为所动的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真可惜啊,那可不是经常能看到的。不过还真是有趣啊。”源见她不说话,便笑着,有些委屈的问道,“……,朋友,你为什么不理我了呀?”

听到源句子里的朋友一词后,她随即一脸嫌弃的回应到“谁是你朋友,真是自作多情……另外,五分钟已经到了。”

……

2021年6月28日